向天打飞机

热爱朱星杰王杰希金光瑶尚清华。

少年游(上)

题文不符。
其实真正题目是【话唠王爷和他的心脏小“娇妻”】
这只是一时的脑洞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
先生(?)喻×小王爷黄
来猜猜喻文州是不是真的单纯来上课的先生。滑稽。



黄少天是个不爱读书不爱安静还总欺负先生的小王爷,小王爷不爱在王府待着,他更喜欢热闹的街头,更喜欢看东街的老婆婆做精致可口的点心,更喜欢后院阿毛欺负隔壁春花然后被他娘追着打。所以他总是背着先生逃出学堂在街上闲逛。

今天的小王爷也没有去上课,但也没有东街西市的乱窜,没有乐滋滋的看阿毛被打,没去找东街的老婆婆讨点心吃。小王爷撅着嘴,往鼻子和嘴间夹支他皇兄御赐的狼毫毛笔,腿不文雅的搭在红木桌上,往后一倚,梨木凳子便翘起前两只凳腿,晃晃悠悠的支撑着这位忧郁万分的小王爷。小王爷的腰上的玉佩和香袋上的珠子随着他的动作叮叮咚咚的撞在一起,显得特别活泼。

小王爷看着窗外洋洋洒洒的落花,想着昨个儿在街上看到的那个人。顿时感时之心四起准备动手写点儿缠绵悱恻感情饱满的散文诗句。但是他无法下笔。
因为心里所想已经被其他人用更加形象的句子写完了。
所以,他便不能免俗的,写下了老生常谈的句子。

有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那是不甚明亮的午后,微风和煦,能吹的对面姑娘闺阁窗上的风铃叮叮铃铃的响,却不能吹干小王爷身上的薄汗。小王爷正准备到随便那个铺子弄碗凉茶。却不料看见了那样好看的人儿。月白色的长袍,宽大的水袖,衣上绣着云卷海浪式的暗纹,腰上玉佩的流苏也正是深蓝色。头发用水蓝的带子束起,手里执一把未展开的折扇。清风拂过,衣袂和长发一同飘扬。那人唇角带笑,满眼柔和快要溢出来。眉眼弯弯,温润如玉,如清风明月般淡雅,就算站在最市侩的街头身上也能有一股子仙气。

小王爷见过美人无数,文人无数,单单挑不出来这一个又文雅又…美貌的人。呆呆的小王爷忽视了伙计给他递来的凉茶,也忽视了那人投来的目光。直到他的小厮寻来在他耳边唤他好几声小王爷方才回神,下意识再去寻找那人,可热闹的街上哪里还有那样风雅的身影?

小王爷正在这儿发呆呢,,小厮的一声“小王爷”差点没把他从椅子上吓掉了。小王爷清清嗓子尴尬的冲憋笑的小厮说:“咳咳,什么事儿非得现在说啊没看见小爷我正在把酒问青天吗!”其实上并没有酒,连杯茶水都没有。“你有话快说小爷还赶着去皇兄那处理要是呢!”如果去皇宫蹭吃蹭喝,在御花园闲逛也算正事的话。

“小的不敢打扰小王爷,”小厮努力的忍住笑意,“是皇上来了。”结果刚才还说要去皇宫的小王爷脸色变得很复杂。“什么???他来干什么!我最近表现的很乖啊!除了像平常一样逃课也没有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不是说好了不犯太严重的错误不来王府找我的吗!难道又来给我催婚了?他这个大小眼就不能先关注一下他自己的后宫!”小厮一听这大小眼三个字脸都白了,也幸亏是他家这位小王爷说的,别人说了可是要掉脑袋。

废话,那可是当今皇上!天之骄子!怎能被别人评头论足!

“小王爷,皇上还在前堂等着呢……”“行了行了我现在就过去你怎么跟学堂先生似的越来越啰嗦。说起学堂的先生啊他是怎么发现我前些日子没有好好背书的……”小王爷看清正堂里候着的人时嘴上絮叨的声音戛然而止。一个是他大小眼的皇兄,当今皇上王杰希。而另一个,可巧就是让他思之如狂的美人。

美人笑的好看极了。“小王爷,在下名叫喻文州,今后还请小王爷多关照了。”啊,美人的声音和他长的一样温柔美好。等等?今后?“你停一下!今后是什么意思?”“喻文州是曾经的状元,朕认为,做你老师很够资格。”王杰希替喻文州回答了。

小王爷愣愣的看着自己的眉眼弯弯风度翩翩新先生,再想想学堂胡子白花花的老先生。十分愉快的接受了这个设定。

“好呀好呀!如果是喻先生的话那我一定用心学习功课!绝不辜负皇兄你的一片心意和喻先生的辛苦教导!”王杰希狐疑的看着黄少天勉勉强强的说了句“朕姑且信你这句话”随后与喻文州交换了一个眼神便急匆匆的走了。


tbc.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22)